追蹤
林大屁亂說話 .
關於部落格
科技、網路、社群、胡鬧、個人心情工作屎
  • 302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的熱情,鬼懶趴火 .

不真實。 「你今天放假耶,那麼悠閒」 『放假不就是要沒壓力的生活嘛?』 「喔 .. 是也沒錯,但你怎麼在擦皮鞋」 『因為還是要為了回該死的地方做準備 ..』 「你怕 ?」她瞇著眼笑著 『怕慘了,自尊心那麼強又那麼優秀,被電爆能看嘛』 「優秀? 哈哈哈哈哈」這傢伙倒是笑的快要倒在地上 『妳已經笑了快一分鐘了...』我伸出手準備要從她的後腦杓巴下去 「那 .. 國家的軍人,可以陪小老百姓去看電影的嘛?」 『這樣看值不值得摟』換我得意了一下 在她右手猛力捏著我的手臂時 .. 『好好好,去去去,長官我順便請妳吃爆米花加可樂』 她笑了。 好像天空也跟著笑了。 那是一個只有在鄉下看的到老舊房子 上面有些許黃色稻草,似乎是遮陽用的 但零星的破洞,我想不會是下雨天接雨水用的 半個人高的木製前廊以及蟬鳴交響曲,實在令人心情放鬆 整個世界在夕陽照耀下呈現金黃色的光芒 她坐在前廊的樓梯間,有封信,或是有首詩。 『這是妳寫的?』我走到她身邊,接過她手上的美麗 「做夢夢到的」 『為什麼是咖啡?』 「因為夢裡就是咖啡」 『可是這內容跟咖啡不太相關』以我淺見的國文程度應該還看得出來.. 「你喜歡喝咖啡嘛」 『是挺喜歡的 .. 』這,有關係嘛 .. 「那就有相關摟」她笑著 不是吧 .. 『幸好是夢』 「可惜是夢 ..」說完她就走回屋子去了 『咖啡』 老舊的夕陽依舊頂著泛黃的臉龐 零碎的陽光透射稀薄的竹籬笆 老人家坐在藤椅上,品嚐著咖啡的研磨香 蟬鳴齊鼓的交響,高高掛在樹頭上 小孩在西瓜田裡玩著泥巴,時間對他們來說不慌不忙 或許這種純潔的骯髒,讓我放下皮鞋擦 站在麥田的路旁恣意仰望金色的陽光 我的嚮往,沒有戰場,大家都抱著希望,帶著夢想長大的渴望 原來老人家手上的咖啡香,才是經驗的成長。 『妳要不要喝咖啡?我請妳』我手上晃著S店的隨行卡 「不是跟你沒關係嘛」好像在嘔氣 『但跟妳有關係』 「有麼關係,那只是一場夢,醒了什麼都忘記了」 『好險我不在妳夢裡』我試圖笑一笑 「你的笑容在我心裡」眼神很鎮定 『榮幸。』 我的榮幸。 太陽變得刺眼了,我們也都笑了。 夢醒了。 話說話說,那天在部隊裡撇大條的時候 我看著我的小老弟,心想「這傢伙除了很威之外,怎麼前面的頭偏右的地方有一小小塊黑黑的痂呢」 好像是一般受傷過後,傷口復原用血巧板拼湊起來癒合的感覺 然後 .. 腦殘加手殘的促使之下,對著在下的小老弟摳阿摳的 ...... 「幹 !!.. 超痛的阿!媽阿,痛的屌都歪了,靠 !!」 所以結論是,以後在撇大條的時候,不要對小老弟有奇怪的想法 不然等它升旗得時候傷口也會隨著擴張吧我想 ... 接下來,在小老弟腫脹之前,我自己本身既開始腫起來了 沒錯,就是前情提要的那鬼麻疹上演復仇之戰了。它應該是狂派的首腦吧 .. 在我前陣子小成功幹掉病毒的時候,沒想到留了一個後根 跟電影一樣總會有個鬼東西可以讓他上演第二集 不然怎麼去騙傻傻的觀眾呢 .. 在我第二度變豬頭後,也順便變了驚奇四超人裡面那全身燒起來的超人 只不過他或許變得是超人,我變得可能就是低能 因為我燒到39.2度外加蕁麻疹,整個就是很刺激阿 ..! 套句九把刀說的話「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 我就一直帶著這句話不停的奮鬥,他媽的蕁麻疹 ... 不小心還跑到了一家壁雕醫院,一個下午連續跑三次 第一次去掛號。「現在掛號要等到三點半才看的到喔」此刻時間是一點五十 『可我現在很不舒服耶 .. 有嘔吐暈眩全身發熱的症狀』 「沒辦法喔,因為程序就是這樣走」 好吧,既然她那麼堅持我只好先回家休息 可一回到家整個人不對勁阿,拿出體溫劑量第一次 37.8 不是吧 .. 在量一次,38.5。 =口=+. .. 不會一次比一次高吧 ..。 39.2 。 酷弊了 ..差0.8就可以變白痴了耶︿︿ 媽的我馬上打電話給醫院說老子已經39.2了你還要我等下去嘛 「好,你先過來我跟醫生說一下」我連載外騎車都已經搖搖欲墜了 到了醫院,看了醫生,醫生說要打過敏針及退燒針。然後我就回家休息了。 躺在床上20分鐘後,咦 .. 發燒好像沒啥退耶 ...還有繼續飆高那溫馨的感覺 我又打了電話問醫院『你確定你剛剛有給我打退燒針嘛 .. ?』 「有阿,有打阿」 『小姐我拜託妳去問醫生確認一下,因為妳剛剛只有打一針』 過了兩分鐘 .. 『有打嘛?』 「 ................ 」 她沒敢說話 『所以是要我在過去一趟打退燒針摟』我耐著性子 「嗯,你趕快過來補打」 『 ................ 』 媽的B .. 到了櫃檯碰到另外一個不知情的天兵小姐「跟你收掛號費兩百,有看診就要掛號喔」 『掛妳老木,我一個快要40度白痴被你們搞的在外面跑三次』 『妳現在還跟我多收一次掛號費,是要我幹妳嗎?』我腦都燒爆了 .. 在一陣折騰之下,我還是補打了兩針以及睡冰枕20分鐘等退燒 在房間內另一個不知情的小姐還很悠哉的跟我聊天 「我剛幫你量耳溫才36.8耶」 「可你身體好燒喔..天呀」 『妳的耳溫槍是山寨版的吧 ..』 「哈哈哈,這是醫院的呀,我也不知道」 『 ............. 』 「你現在應該很想睡吧,剛打了三針」 『嗯,還好,我只覺得我快燒起來了』 「對呀,你全身都紅通通的,像猴子屁股一樣」 『 .............. 』 「對了,我跟你聊天你會不會更不舒服阿,不舒服要說喔我就讓你安靜睡覺」 『安靜睡覺是 .. 打昏我嗎?』我露出驚恐的表情 「哈哈哈,你的幽默跟你現在的溫度不相上下耶」 「不會啦,頂多多給你打一針大象專用的鎮定劑,你知道的醫院什麼東西都有」 『妳的幽默也跟這房間的溫度一樣冷耶 .. 』 說完,她從櫃子拿出一跟跟我手臂一樣粗的針筒看著我 .. 『不不不,妳還是跟我聊天好了,我不想安靜的睡覺 ...』 「我的幽默 .. ?」 『跟妳的臉蛋一樣可愛 !』 這才將那針筒收了起來 .. 「你幾年次的阿」 『我的健保卡上有 ..』其實我虛弱到說不出什麼話了 「你是想要再看一次大象針筒嗎」我的頭被拍了一下 『對不起我錯了 .. 我80的 .. 』 「屁呀 .. 我都74年次了,你的臉比我看起來還社會耶」 『原來妳74年次阿』 「.............. 」她跑到了櫃檯 「原來75的阿,小子」 『不好意思阿...』 「看來你腦袋還沒燒壞嘛,還可以胡扯一堆的,哈哈哈」 接下來我已經半睡半醒的應對了,至於說什麼我也記不起來了 等我再次睜開眼睛,應該 .. 剛好是20分鐘過後了吧。 身上的熱度有減緩的趨勢,也沒那麼想挖胃了 「好一點了吧,回去多喝水多休息,下次再來」 『沒事多喝水,喝水就能拯救世界 .. Water Man首張專輯 6/5正式發行』我唱起了那個白爛的廣告歌 「我看你還是在躺一下好了,我跟醫生說一下 。」她還真的轉身要去找醫生 『不不不,老大我真的已經好了,不用麻煩了 .. 』我阻止了她 『 喔對了,哪有醫院的人告訴病人下次要再來的阿 .. 』 「對吼,哈哈哈哈哈,那改成有問題要再來,可以了吧,愛挑我毛病耶」 『是是是 .. 』 好吧,我承認,聊天過後我原本鬼懶趴火的怒氣已經消了一大半,不得不承認真是醫院的高招阿 .. 我還他媽的跟櫃檯那白痴護士笑了笑說謝謝,雖然他還是冷冷的看著我。 回家睡了一覺。 我走進西瓜田,看來泥土已經被小孩們玩的東一片西一片 午後夕陽的眷戀,看來還是比月光耀眼,但我不解,妳怎麼不在我身邊。 我問小孩:『姊姊呢?』 「姊姊回去了」 『回去?回去哪?』剛從屋子過來沒看到阿 「回去現實了,你不在她身邊的世界」這小孩說話怎那麼深奧 頭暈目眩,電話吵起我的累。 等我從床上醒過來,鈴聲也停了下來 『怎麼回不去我要的夢』 『我也回來了,怎麼還是找不著妳』我心裡想著 妳是誰,我甚至連妳的面貌都看不清楚 會不會跟我一樣始終帶著面具相處 生活庸庸碌碌,果然夢裡才有純樸 這樣的妳會不會太辛苦,那麼多束縛 我們都好強,彼此都有個號碼 我們都倔強,從來不肯撥電話 難怪五月天說「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難怪Tank說「這樣不公平,請你盡力」將彼此忘記 「為何人生最後會像一張紙屑,還不如一片花瓣曾經鮮豔」 「有誰能聽見,我不要告別,坐在窗前,看著指尖,已經如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