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林大屁亂說話 .
關於部落格
科技、網路、社群、胡鬧、個人心情工作屎
  • 3022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搶救龜頭大作戰 .

那裡面像是一個超大的鋼盆,裡面裝滿了鹽酸水 就是說你在裡面待越久,身體腐爛程度就跟著日精月益 因為他會逐漸帶給你疼痛,他會帶給你灼熱感 他會讓你想閉上眼睛,他會讓你爛光光,包括你自豪的部份,爛光光。 我待了好久,放假了,爽歪了。 只是 ... 回途的月台,我碰見了睿,他對我是個怎麼樣影響的人 已經不想在去佐證,兩年多的日子,我們沒碰面了 要是當兵老早就退伍退到飛掉了。 生疏。原來在深厚的東西經過分分秒秒的累積,依然會不熟悉。 陌生。這個人。 熟悉。這感覺。 好像到最後都是在騙自己,都是在騙自己... 「唯~」電話那頭傳來很熟悉的聲音 『我剛剛在月台碰到 睿 了』 「然後呢」 『就 .. 客套的哈啦了一下,我就閃了』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感覺生疏了,搭不上話,我就離開了』 「你很難過對吧」 『沒有難過阿..』 「少來,你明明就很難過」 『沒有呀,我只是覺得終於確定世界又少了一個朋友了』 『喔耶!!』這是我心理的呼喊 有句話說「失去才懂得珍惜」 廢話.. 幾百歲的理論了 其實,就像是掉在半空中斷了一半的木條一般 或許,就像是充滿裂縫豎立在那的玻璃殘破不堪 我只是多了一個答案,不是難過,而是多了一個確定 我確定我用鐵鎚狠狠的敲斷那木條 我確定我用拳頭用力的擊碎那玻璃 我知道木頭掉了,我知道玻璃碎了,我知道我流血了。 『喔耶!!』我用微笑的表情告訴自己,這不早該來的嘛? 『我真的沒有難過』 「好啦好啦,乖,可是我人在台北,沒辦法陪你」 『沒關係阿,我只是打給妳問候一下』 「只是問候嘛?是為了那兩個字吧」 『兩個字?是掰掰嘛?』 「不是掰掰啦!吼~」我猜她應該在跺腳 『那是哪兩個字,我不知道耶』 「............」 『嗯.. ?』 「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你你你你」 『謝謝』我笑了 「你呢?換你說呀」 『什麼時候可以跟妳約會?』 「嗯.. 我看一下我的行程表喔 ..」 「咦 .. 不對阿!怎麼被你轉移話題了!」 『呵呵,好啦,我的火車到了,看怎麼樣再跟妳聯絡好嘛』 「................」 「好吧 ... 你已經欠我很多次了」 區間車到了,我上了回家的車,列車們關了,我將電話收回口袋 『我想妳 。』我默默的說。 我記得,入伍後我許過一次願望,就是在新訓第一天的夜裡期許 我閉著眼睛,躺在像棺材般大小的鋁床上,『希望這是一場夢,明天起來後我還是活老百姓』 可想而知,這願望在第二天五點半的號角中靜靜的破滅了 『醒醒吧,白痴..』我對自己這麼說 前幾個禮拜,我第二次祈禱,『希望他平安』 那是一次令人難過的意外,那是一個跟我不錯的弟兄 在一次出公差的時候,因為搬了一個大型A字梯,但工作途中不慎失足摔落 在一陣慘叫聲後,我看到的只是從未見過大量的血跡以及痛苦抽搐的猙獰 我發現我們都長大了,已經不能像孩子般看到別人摔倒是會在旁邊哈哈笑的幼稚 我難過,我真的難過,因為他夾到的地方正是他的小老弟 ... 因為一些機密的關係,我隊上的名稱就不方便多透漏,這裡就先用 .. 『龜頭』代替吧 當隊長發現他小老弟的頭被夾掉了之後,他趕緊說:「龜頭大隊注意!中央走到集合!」 「現在隊上某位弟兄因公受傷,已經急送海軍醫院」 「但是!因為他受傷的部位正是各位最寶貴的地方」 「請各位弟兄不要慌,不要亂,但請用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找到他」 「看到他請不要粗暴,請溫柔,請愛惜他」 「此次任務名稱定名為:搶救龜頭大作戰!」 「稍息後開始動作,稍息!」 然後就一陣劈哩啪啦的找龜頭。 咦 .. 這不是應該是令人難過的事情嗎 .. 在部隊裡面有許多事情不能說不能寫,但是他卻活生生每天在你眼前翩翩起舞 我連續在作文簿寫了兩個禮拜的真實,相對的也被大隊長叫去約談了兩次 『我只是寫我看到的事實』我直挺挺的立正站好 「真的有那麼誇張嗎」大隊長質疑 『報告大隊長,實際上下面都已經亂成一團了』 「所以我上面律定的好好的下面把我的命令當放屁,操!」這句操聲,真是震耳欲聾 「把胡xx和江oo給我叫過來!」他對旁邊的傳令這麼說 『報..報告大隊長.. 真的不用這個樣子 ..』我都慌了我 「不是,錯誤的事情就應該糾正,我要修理他一頓」 「你說的是事實對吧」 『是 ... 』總不能現在反悔說我都是唬你的吧。 「好,你說的喔,沒事了,你可以先離開了」 『............』哇靠,這不是挖洞給我跳嗎 .. 好在我跟那個胡xx(士官長)還不錯 回來他只笑笑的跟我說:「嗯嗯,我又替你檔子彈了」 『是是是 ... 真是委屈你了 ...』不然呢,我還能說什麼 .. 然後這週的作文簿我就寫『去你媽的大隊長婊我 ..』 接著我就等待第三次的約談 .. 錢櫃裡個個包廂此起彼落的歡樂聲。但唱歌對我來說並不會是一件快樂的事 我說過,不開心的時候,難過的時候,我會唱歌 所以這些旋律出現在我嘴裡,起因卻絕大多數是因為不開心 「我和我驕傲的倔強,握在手中絕對不放,下一站是不是天堂...」 「para paradise 是否那麼重要,是否那麼的遙遠」 「傷心的,都忘記了,只記得這首笑忘歌 ...」 「有沒有那麼一個時間,永遠不天黑」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每個孤單天亮,我都一個人唱,默默讓這旋律,和我心交響」 「就算會有一天,沒人與我合唱,至少在我的心中,還有個尚未崩壞的地方」 「突然好想妳,妳會在哪裡,過的快樂或委屈 ..」 就算我真的唱的不好聽,但我是真的用那樣的心情,去聆聽,孤寂的聲音 世界老早就不盡公平,而我總是傻傻的站在傾斜的天坪,弄的自己聲名狼藉 國境,南方的不安靜,我只想呼吸,新鮮的空氣,這樣而已,這樣而已。 「怎麼老是把自己放在黑暗的地方」 『會嗎,這幾年我已經進步很多了呢』 「沒有,你還是習慣躲在陰暗的角落」 『所以說我老鼠摟』 「但你好像是屬虎 ..」 『沒關係,他們兩兄弟常常傻傻分不清楚』 才說完,她已經從我頭上巴下去了 「還鬧嗎?」 『不了不了 ...』她也太沒幽默了吧 「怎麼樣才能拉你出來」 『陪我』 「嗯?」 『陪我唱歌』 「為什麼?」 『因為這樣會讓自己快樂』 「你真是個怪人 .. 」 『可妳喜歡怪人不是』 她在我額頭親了一下,俏皮的說「我是同情可憐人」 『原來可以同情到床上去呀 ...』 「啪!」 我又被她巴了一下 ... 對了,我始終想不透,為什麼有人喜歡把一種感受,當做一件事情來做呢 怎麼說,比如,那天,我在廁所裡撇大條,然後就聽見走路的聲音 接著再聽見開門關門的聲音,然後是解開銅環帶拉下拉鍊的聲音 「嗯!...」我聽見用力嗯了一聲 然後剛剛的那些動作就反過來做,拉拉鍊,繫銅扣,開門關門,走出去 只是這中間多了一陣沖水聲還雙倍份量的大便味 重點是!!這些動作,總共只有三十秒,沒錯,就是三十秒 我整個很傻眼,在我第一條又細又長的黑香蕉正要出生落地時 他的寶寶已經全數落地生根結束離開。 我深深的感到遺憾,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想想,撇大條是你這一天中唯一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身體重量實際減輕的時刻 那種美妙又帶點疼痛的感覺就像初戀的滋味一樣,讓每個人都飄飄欲仙 但這種享受的時刻,他卻把它當作一天的工作一樣,迅迅速速扎扎實實的解決 難道軍人連大便都要講求快、狠、準嗎。真是可惜了一座潔白的馬桶和緊繃的小菊花。 「你怎麼腦袋不是大便就是吃飯呀」她放下馬克杯,左手拖著下巴看著我 『吃飯跟大便只有一線之隔阿』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接下來要說什麼了,不用繼續了」 『蛤 .. 我正打算興高采烈的說下去,妳就這樣潑我冷水』 「我現在手上是熱咖啡,沒有冷水,不介意的話也可以潑你熱咖啡」 『............. 』 『妳什麼時候也那麼愛喝咖啡了阿』 「從你的夢跑出來之後」 『可是我記得我做的夢女生都是沒穿衣服的耶』 我吃了一記白眼。 單純,不是老天賜予的天份 純真,並非天生而來的本能 我們,努力牽著這樣的信念,祈禱永遠。 這樣 day by day 的計算,看似很快,實質很慢 分分秒秒已經成了阻礙,大家說,要在這刻劃未來 但這樣的等待,好難捱,好難好難。 我天天在唱歌。「我好想好想飛,逃離這個瘋狂世界」 瘋狂世界,大家都頹廢,「那麼多苦,那麼多累,那麼多莫名的淚水」 這是一個個輾轉難眠的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