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林大屁亂說話 .
關於部落格
科技、網路、社群、胡鬧、個人心情工作屎
  • 3022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整個Orz掉了 .

沒新意。在個看似狂風暴雨的颱風夜,實際上卻是如此 .. 在對我來說無關痛養的NEWS宣布停班停課的那個時間,我在外面的世界逛了一大圈。 沒新意。原來地球還是很沒創意的在繼續二十四小時轉一圈。 如果夢想是用一筆一墨刻畫出來的想像,那他依舊會死板板的活在美好的DREAM裡 唉 .. 我只是不想被時間壓迫的緊緊的,疲倦的pressure 好像黑黑的 晚間六點多餘,我站在樹蔭下,還在納悶怎麼找不到太陽時 才發現夏天已經悄悄的逃走了,一顆大大圓圓的夏天就這樣離開 晝夜交替,夜晚的月光提早出來報到,立秋。 我們碰觸在初秋的時節,我摟著妳在夜晚的季節,好甜。 已經忘了好看的故事怎麼寫,只曾記得動人的旋律如何填 我唱歌,我依賴音符給的快樂。我寫文,我崇尚筆劃給的踏實。 男人愛車子,女人愛鞋子,這小小的世界太多混亂的日子,大家都是瘋子 但是,男人不會週週買車子,女人卻可能週週買鞋子 永遠少一雙鞋的鞋櫃跟總是空蕩蕩的車庫,好像無法相提並論。 好吧,如果一台車八十萬可抵八百雙鞋子,女人去買鞋吧。 何況我是一千九百雙鞋子的Audi夢。 對了,前陣子一台藍寶堅尼就這樣囂張的過來了,價值新台幣一億 我的媽呀,要不是我在蹲苦窯,我可能會去機場迎接他 一億耶,一台車都幹掉我一串精子了 .. 「你有病嗎?」 『什麼?』 「有人這樣比喻的嗎」 『不然要怎麼比喻?』 「好歹也說,哼!一台藍寶堅尼還拼不過我打一發實彈阿!」 好吧..我當兵的同僚都是白痴。 天兵意思等同於外面世界的白痴,思考邏輯怪異,行為舉止難以招架 比如說: 「鈺傑,你等等拿草機把周圍的草割掉」學姊說 『喔,是!』鈺傑說 然後五分鐘後我們就看到他揹著割草機把他"周圍"的草.. 即是他站在原地以自己為中心點,手臂為半徑長度這樣繞一圈 .. 「你在幹嗎 ... 」學姊說 『嗯?學姊你不是要我割草嗎?』 「你哪個學校畢業的 ...」 『喔!我台科大^^』他笑的很開 「............ 」去你媽的台科大 在過五分鐘之後,割草機壞了 ... 「不要割了,先拿回去放」 『學姊,給我一點時間,我可以修好的』 三分鐘過後。 『學姊,再給我一點時間,等等應該就知道怎麼修了』 「不要 ..」 『學姊,有沒有板手阿』 「你..」 『學姊,我去拆掉另一台割草機,看了裡面構造後我相信我可以修好的 』 蹦!一聲。是學姊理智斷掉的聲音。 「你現在先把割草機拿回去放,要修晚上大家就寢你愛怎麼修就怎麼修」學姊壓低音量 「放完之後你著小武裝整容鏡面前罰站!」學姊提高音量 .. 再比如說: 某位新兵到部才一個禮拜,有天晚上就跟隊長反應 『 隊長,為什麼每位士官前面都有一支電風扇,我都吹不到電風扇 』 喔對了,忘了說這位新兵階級是二兵,是全中華民國級職最小的公務員。 然後就精采了,二兵投訴了,隊長就暴走了,我們就倒楣了。 我們倒楣了,二兵就準備飛起來了,準備被電到飛起來了.. 「他媽的現在就寢時間到了,你內務還那麼亂,是不會擺好阿」 「床底下還戰鬥靴布鞋拖鞋,你要不要連內褲都丟下面阿」學長吼著 然後那位二兵就轉頭看向我的床底下。 也還好啦也沒多亂,我的床底下就靴子運動鞋襯衫而已啦 .. 學長也轉頭看我這邊,然後再轉過頭去。 「你看屁阿,還不趕快收拾,你要倒楣了你!」學長依然繼續吼著 我在旁邊抓抓頭抓抓屁股看戲。然後說。 『現在的阿兵哥阿,都不知道整理環境的,哈哈哈哈哈』我笑著。 然後學長就過來到我的耳邊說悄悄話。我以為他要跟我說「媽的不想罵你而已,還不趕快整理。」 結果卻是『媽的,他要吹電風扇我就讓他吹!』蛤 ...(挖鼻孔) 學長就去搬了一支工業用電風扇,風扇頭直徑約90公分的長度 重量需要兩個人抬,站在前面吹是會往後飛的那種龍卷風。 放在二兵正前方問他「有沒有吹到電風扇?」 二兵『有,學 ... 學長,這好像太 ..』 學長「嗯,有吹到就好了,下次有問題要再跟我說喔,現在趕快躺平別說話了(笑)」 我躺在旁邊看我都傻了 ... 兩分鐘之後隊長近來看到這情形。「他媽的幹 ...ooxx#%%%@@!&」 隊長把士官和學長們狗幹了一頓。 我依舊躺在旁邊挖鼻屎黏牆壁。 『這年頭阿,大家都不會互相體諒的,科科!喔!圓的耶!』我黏了一顆圓圓大大的鼻屎在上鋪的床底板。 隊長狗幹完他們之後,就要重新幫二兵安排床位。學長看了看沒位置了。 「學廷,你旁邊有沒有人阿」學長走過來低聲說 『阿?沒 ... 沒有阿 ... 』什麼!不是吧 ... 「那你今天先忍耐一下他睡你旁邊好了。」學長拍拍我的肩。 『蛤 .... 這樣我就不行卍字型睡法了耶 ... 學長 ~~~』 「哎呀,你也看到了阿,忍耐一下啦」學長用力的拍拍我的肩。 然後二兵都帶了個涼蓆到我旁邊躺下了。 『挖靠,涼蓆咧!』 「嗯?學長你需要嗎?」 『不 .. 不必了,你睡覺會打鼾嗎?』 「喔喔,不會啦學長!」 『嗯嗯。』 「可是會做惡夢。」他後面又補了一句。 『 冏 ... 』我整個Orz掉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